首页 > 综合体育 博客日记

中国体操队奥运会大名单诞生记 赛前一切皆有可能

21-07-04综合体育围观14

简介   新华社北京7月3日电 (记者卢羽晨、沈楠、牛梦彤)体操项目东京奥运会选拔领导小组会议3日下午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体操馆北配楼召开。   在会上,国家体操集训队男队教练组组长王红

  新华社北京7月3日电 (记者卢羽晨、沈楠、牛梦彤)体操项目东京奥运会选拔领导小组会议3日下午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体操馆北配楼召开。

  在会上,国家体操集训队男队教练组组长王红卫和女队主教练乔良代表教练组提出东京奥运会建议参赛名单,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和13个地方体育局负责人等有关方面参与了会议,并进行了讨论。最终会议决定:

  肖若腾、邹敬园、孙炜、林超攀获得男子团体参赛名额,刘洋获得协会所有的个人名额,尤浩此前已锁定个人单项名额。团体候补为张博恒、邓书弟,单项候补为兰星宇、黄明淇、翁浩。

  唐茜靖、芦玉菲、章瑾、欧钰珊获得女子团体参赛名额,管晨辰获得协会所有的个人名额,范忆琳此前已锁定个人单项名额。候补队员为韦筱圆、刘婷婷、祁琦、罗蕊、何骊澄。

  根据规定,这份建议名单还需报送国家体育总局进行最后确认。

  赛前方见谜底

  在体操馆的南墙,有一条醒目的标语:拼团体、搏全能、夺单项,打赢东京奥运会翻身仗!中国体操队曾遭遇里约奥运会“零金滑铁卢”,因此在东京奥运会备战周期,“翻身仗”成了中国体操队的高频词。

  2019年9月10日,中国体操男队队员邹敬园在双杠测验中。当日,中国体操男队世锦赛第一次测验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举行。新华社记者 贾浩成 摄

  对于体操项目来说,东京奥运会与往届的最大不同,是在国际体联日籍主席渡边守成的推动下,采取了一套全新且复杂的资格体系,规定了每队满额参赛是“4+2”(团体4人+个人2人),其中个人名额又分个人单项和协会所有两种形式。这一变化也意味着每支参加团体赛的队伍,都需要更加精准地排兵布阵,才能保证各个项目(男子六项、女子四项)的配置最优化。

  2019年8月28日,中国体操女队队员刘婷婷在平衡木测验中。当日,中国体操女队世锦赛选拔第一次测验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举行。新华社记者 王东震 摄

  因此根据《体操项目2021年东京奥运会运动员选拔办法》(以下简称“《选拔办法》”),选拔由比赛选拔和综合评定两个方面构成。另外与其他运动不同,体操运动员在赛前的不确定性和突发性更强,“临阵换人”屡见不鲜,按照东京奥运会比赛技术规程,各队参赛名单将在奥运会体操资格赛赛前24小时才能最终确定。

  当然这套“4+2”的新体系也仅适用于东京奥运会。巴黎奥运会体操将重回“团体5人制”时代。

  不仅考量纸面实力

  据王红卫介绍,此次中国体操男队根据《选拔办法》,经过全体备战教练反复开会研究讨论,除了三次选拔赛的成绩外,还综合考虑了团体阵容的人员配置、运动员参加大赛的经验和成功率等多方面因素。经过全体教练员的分析研究和权衡利弊,最终形成了一致的意见。

  “男队的前三个人(肖若腾、邹敬园、孙炜)教练组基本上没有什么意见,就是第四个名额,大家发表了不同的意见。”王红卫说。他表示,第四个名额的推荐意向主要集中在了队长林超攀和小将张博恒两人身上。

  从三次选拔赛成绩来看,张博恒的团体总分贡献率略高一筹。这位“00后”全能小将在今年首次参加全锦赛时表现亮眼,凭借高质量成套,获得自由操冠军和全能亚军。

  5月8日,湖南队选手张博恒在全锦赛男子自由体操比赛中。最终,他以14.800分的成绩获得冠军。

  “虽然他尚未参加过世界大赛,但是我们觉得他是一位非常全面的候补队员。如果前四名队员在赛前状态出现异常,张博恒完全可以替换上。”王红卫说。

  林超攀参加过里约奥运会,同时他的自由操和单杠能为邹敬园补项。在三次选拔赛的五场比赛里,他的单杠全部成功且质量较高。作为团体决赛最后一项,单杠对运动员的心理素质和稳定性要求颇高。2019年体操世锦赛男团决赛,卫冕冠军中国队正是由于在最后一项单杠项目出现失误,而遗憾地与冠军失之交臂。

  2019年10月3日,在德国斯图加特,中国选手林超攀在进行世界体操锦标赛单杠赛台训练。新华社记者 逯阳 摄

  “林超攀作为场上队长,能够激发队友拼搏斗志,鼓励大家奋勇拼搏,起到带头作用。现在中国体操男团亟需这样的队长来提振士气,鼓舞大家。”王红卫说。

  女队方面,乔良表示经过本周期的打造和考察,本着最佳技术实力、最佳训练水平和最佳团队配置的原则,从现有的全能型运动员中,选出各项技术实力较强的选手,根据项目互补,组成了目前最优化的团队阵容。同时根据女子体操国际趋势,对标主要竞争对手的技术水平和备战情况的分析,教练组经过慎重的分析和考量,认为中国女队的平衡木在本周期相对更具备冲金实力,这份名单也由此产生。

  一切皆有可能

  如今的体操项目难度分“上不封顶”,这一方面增强了赛事精彩度,但另一方面客观上也增加了运动员的伤病风险。

  因此在三次选拔赛后,无论是对男队还是对女队,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负责人谈得最多的是“安全意识”和“做足准备”。

  远有悉尼奥运会郑李辉替换卢裕富、伦敦奥运会郭伟阳替换滕海滨,近有在6月的第二次选拔赛前,原本状态不错的李诗佳由于在跳马热身时膝盖意外“顶了一下”,暂回四川养伤。目前她正在积极恢复中。

  图为2019年8月28日,中国体操女队队员李诗佳在世锦赛选拔测验平衡木测验中。新华社记者 王东震 摄

  因此对于中国体操队的这份名单来说,不到最后一刻,一切皆有可能。正选队员要在防伤防病的前提下,逐渐将状态调整到最佳;替补队员也要做好“随时上场”的准备。

  毕竟,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打赢东京奥运翻身仗”!

Tags:

相关文章

本站推荐

标签云